关灯
护眼
字体:

64|战前计议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对方雇凶杀人, 又杀葛六, 为的并非掩盖换人一事,杨蓁得出这一结论,除了依据对方没有打赵段二人的主意之外,还因近日来从众乐户口中积少成多地探来了另一个消息。

    将本该没入教坊司的罪臣之女偷梁换柱,她的遭遇并非教坊司头一桩。

    两年前一名官员被抄家, 家里亲戚使了大把银子, 拿他家一个丫头换进来顶替了小姐。那个丫头受了威逼不敢声张, 如今还在流芳苑里做杂役。当一次教坊司里自奉銮张克锦往下,好几个经手人都分到了银钱。也是因此, 消息很容易走漏出来, 几乎整个教坊司人尽皆知。

    也由此可见,换人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大罪, 就像偷一个待选宫女一样, 是看起来了不得、其实没人管的事儿。

    既然如此,那些换人的人, 又怎会为了掩盖一个无足轻重的罪行来雇凶杀人?既来杀人,就应当有着比掩盖换人更强硬的理由才对。

    杨蓁明白, 徐显炀会接手这个案子,都是因为事涉耿德昌。可即使查清了换人者的身份, 他也只能是确定一个目标以便顺藤摸瓜, 而非借这案子就给对方致命一击。

    当然,要说对方只为防着被徐显炀视作奸党才谨慎行事要杀她,那也说得通, 可若是那样,他们肯定又不会放过赵槐与段梁。

    所以结论依旧是——对方行凶的目的,不在于掩盖换人一事。

    听完杨蓁的分析,赵槐都不自觉地蹲到凳子上去了:“姑娘的意思我懂了,可是那些人来行凶,为的不是换人,又能是为什么?”

    杨蓁也是沉吟:“是啊,又能是为什么呢?”

    她直接被从宫女所接进教坊司,什么都不知道,别人还会为什么事想要她的命呢?

    真相似乎已在脑中成了型,却被蒙了一层薄薄的尘土,奈何如何费力琢磨,也想不确切。

    段梁问:“是不是该去问一声徐大人?”

    杨蓁摇摇头:“只不过想到这一点点茬口,还不值得去烦扰他。”

    她应承下了画屏这桩事,还未想好如何对徐显炀提。她对徐显炀的性子毕竟了解不多,只知道他一定不会情愿再多沾染青楼之事。

    倘若贸然提起,任她宁可把自己出去的机会让给画屏,徐显炀也不答应,被他一口否决,事情就不好办了。所以还需好好筹划,如果她真能帮上他的大忙,让他欠下人情,再请他出手才会便当。

    杨蓁静思片刻,说道:“晚间你们二位能否陪我去一趟葛六的家?”

    赵槐道:“你想看些什么,差遣我们去不就好了?”

    杨蓁道:“还是我亲自去看看为好,我也不知能看些什么,只想看看能否寻得什么线索。”

    赵段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遂点头道:“好,等入夜没人了,咱们就带你去。”

    因张奉銮大力主张节约灯油蜡烛,教坊司里每日入夜后,除了个别“串门”的男女之外,余人大多早早睡下。趁夜做点什么,很容易掩人耳目。

    况且段梁还要回家,就装作与赵槐谈天晚了的样子,让杨蓁与赵槐悄然坐进他家的小驴车,赶着车出教坊司而去。

    到了耳朵胡同已过了一更天,周遭一样地夜深人静。杨蓁嘱咐他们将驴车早早寻地停了,徒步悄然走近。

    葛六那幢小屋黑洞洞的,门上的白纸封条已然散了,飘飘荡荡地挂着,也不知是被人撕的,还是一开始就未贴牢。

    段梁有意当先进门,杨蓁摆摆手,自己轻轻推开木门,迈了进去。

    刚一进门,就听见面前的一团漆黑之中似有什么响动,她还当是自己推门时碰到了什么,尚未来得及反应,忽被一人自身后攥住手臂,大力拽出门去。

    与此同时,面前“唰”地刮过一阵凉风,直扫得鼻尖都发了酸。

    杨蓁以为是身后的段梁看出险情拉她出去,却听见头顶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低喝道:“卢刚,怎地如此冒失!”

    屋中现身出一个男子,手里倒提着佩刀,拱手请罪道:“属下一时心急失手,请千户大人恕罪。”

    杨蓁才明白,方才竟是屋内这个叫“卢刚”的人朝她劈了一刀,若非身后这人及时拉她出来,此刻她已血溅当场。

    一时间她后怕得冒了冷汗,手脚都发了软。

    身后那人放了手转到她侧前望了望她,露出一脸温和笑意:“原来是你,这黑灯瞎火的,你们来这儿做什么?”

    借着黯淡的星月之光,杨蓁看清面前是个面目白净、眉眼温文的年轻男子,想起那日在北镇抚司曾见过他的,似乎还是个徐显炀的心腹。

    听身后段梁与赵槐都说:“见过千户大人。”杨蓁便也万福道:“千户大人好。是我有意来葛六家里查查线索,才央这两位师傅带我来的。”

    卓志欣摆摆手免了他们的礼:“进来说吧,不要惊动外人。卢刚,你来外面守着,但有异动都来报我。”

    说这后一句话语调冷硬,显是对卢刚方才贸然动手十分不满。

    招呼了杨蓁等三人进了小屋,卓志欣也如那日徐显炀一样,用木板挡住窗户才点了蜡烛,

    “自那日发现葛六死后,大人便命我们轮番守在这里。”卓志欣道,“这屋子那天我们便已细细查验过,后来五城兵马司的步快又来翻腾了一番,你们今日再来,怕是没什么可看的了。”

    见杨蓁仍然惊魂未定,他笑着安慰道:“都是我那手下行事冒失,回去后我定会重重责罚,也怪我一直提醒他夜间凶嫌可能上门,令他过于紧张所致。我先代他向你赔礼了。”

    “不敢不敢。”杨蓁慌忙还礼,见对方如此温文随和,她也心情宁定下来,一边观察周围一边问道:“大人守在这里,这两日可曾见到什么人来过?”

    “没有,这里出了人命案,前两日常有五城兵马司的步快来巡查,纵是有人想要潜进来做什么,也要避避风头再说。”卓志欣不禁苦笑,“我们微服守了两日,等来的头一波人倒是你们。”

    杨蓁道:“我今日方听说,葛六前几日曾发过一笔横财,还带去流芳苑里花销,想来那便是对方雇他杀人的佣金。大人当日在此搜索,可见到大笔银两?”

    卓志欣有些吃惊:“有这等事?我们当日仔细翻查过了,只见到葛六身上放着二两多的碎银,难道说是他已然挥霍光了?”

    “这……还不好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