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4章 哄她(请假写大结局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两个人匆匆下楼。

    楼道口,正准备端水果上来的苗芮看到他们,一脸错愕。

    “这是……怎么了?”

    眼前的霍仲南牛仔裤黑夹克,一双简单的运动鞋,瘦削的脸微微局促,看到她笑了笑,腼腆不安。于休休拉着个黑脸,一副要去削人的样子,但两只眼睛明亮热情,与前些日子那个沉郁的样子截然不同,很显然,喜悦大于愤怒。

    “休休你干什么呢?”苗芮歪了歪头,视线落在他俩身上,又嗔怪地瞪于休休,“别任性。阿南受着伤呢。”

    “他受伤?”于休休斜瞄一眼满脸尴尬的男人,拍拍自己的胸口,“妈妈,你是看到不我受伤吗?”

    苗芮紧张起来,打量她片刻:“你哪儿受伤了?”

    “内伤。”

    于休休嗤一声,拉着霍仲南与她错身而过,急匆匆地走了。

    苗芮跟着转过身,在背后喊:“诶,你上哪儿去?要吃饭啦。”

    “报仇。”

    “……”

    于大壮今天也在家,愣愣地看着女儿抓着人耍狠的样子,呃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拦在她的面前,上下左右对视了好几眼,在女儿冷飕飕的目光下,他嘿嘿笑着,慢慢地让开了路。

    “给他留个全尸吧。怪可怜的。”

    “啊啊啊!”于休休好气啊,愤愤不平地偏头瞪着于大壮:“老于,你们干嘛都帮着他啊?是他欺负了我!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你闺女。”

    “你啊。你是我闺女。”于大壮笑着露出一口金牙,打量霍仲南时,很有点猥琐大叔的意思,“这么好看的小鲜肉,别浪费了。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嘛?亲爹才这样呢。”

    “哼!也不知得了人家多少好处。”

    于休休气咻咻地拽着霍仲南出门,到了电梯的转角处,又不爽地瞪着他。

    “你是怎么收买我爸妈,登堂入室的?”

    霍仲南无辜地看着她,冷目微暖:“我没钱收买。”

    “没钱?”于休休眯起眼打量他,“你哄谁呢?”

    “不都给你了吗?”霍仲南斜斜看她,那眼神弱弱带笑,让于休休瞬间清醒,恍悟般反应过来了。

    一瞬间,阴转晴,天空明亮,世界美好。

    她满眼微笑,璀璨生辉,“该!活该你可怜。”

    霍仲南抬抬眼,低声哄她,“那……咱们不生气了好不好?”

    “我是那种用钱就哄得好的女人吗?”于休休阴恻恻地剜他一眼,突地莞尔:“是的。我是。可惜呀,你没钱。”

    霍仲南:“……”

    电梯到了。于休休拖他下楼。

    望着下行的电梯,她莫名想到那个梦,又侧目问他,“你是怎么受伤的?”

    “自己打的。”

    什么?是不是傻?于休休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了片刻,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目光凝重地问:“唐绪宁给我看了一张照片。你被那些人绑了,他们手上有枪。”

    “嗯。”霍仲南平静地说:“后来他们都被打趴了,痛哭流涕的叫爷爷。”

    于休休怔了下,“你打的?”

    霍仲南看她一眼,淡定地说:“权队打人,我当爷爷。”

    “噗!”于休休心头的气没有消,本来是不想笑的,可想想那个画面她又没忍住。没有忍住的结果就是笑完了懊恼,更气了。

    “你可闭嘴吧。少在这儿忽悠我。你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了?”

    霍仲南看着她,无语。

    于休休皱眉,“说话啊!看着我脸上能长花儿啊?”

    霍仲南:“你让我闭嘴。”

    哦天。于休休不知道该说他是死脑筋还是该庆幸他不是那种油嘴滑舌会哄女人的纨绔渣男。她哭笑不得地看着面前呆帅呆帅的男人,若有所思。

    片刻,电梯到了。

    她拽着他出去,冷不丁问:“唐叔,怎么样了?”

    这个问题霍仲南显然不想回答,淡淡看着她,抿了抿嘴,“在他们手上。”

    “他们?”

    “警察。”

    “哦。”于休休挑眉,“不能说的?”

    “目前……不能。”

    “明白了。”

    于休休火气再大也知道规矩,从那张唐绪宁给的照片看得出来,那些人不是普通的罪犯,这件事情肯定有涉及到很多她不知道的东西,她只是个普通市民,不该知道的东西,不会去刨根问底。

    她只问霍仲南,“这次回来,准备怎么办?”

    “就这样。”霍仲南神色依旧淡然,“我希望得到你的原谅。”

    于休休牙根微痒,看他一眼,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小鱼公司的于小姐,是世界上最温柔善良的女孩儿。”

    什么鬼?

    于休休茫然地看着那个人。

    然后,看到他身边的第二个人,望着她笑着喊出了同样的话。

    “小鱼公司的于小姐,是世界上最温柔善良的女孩儿。”

    有了第二个,就有第三个,第四个。

    一群西装革履的男人排成两例,全部笑着露出一模一样的八颗牙齿,停在于休休的汽车边上,对着她喊。

    “小鱼公司的于小姐,是世界上最温柔善良的女孩儿。”

    异口同声,穿过昏暗的停车场,莫名喜感。

    “霍仲南!”

    于休休带着恼意,看着他,“你在搞什么?”

    霍仲南无辜地看着她,“我又怎么了?”

    于休休指着那些人,“他们怎么回事?”

    霍仲南思考一下,认真说:“他们可能由衷的这么想。你看他们脸上,是不是写满了真诚?”

    “不。”于休休半眯着眼,凉丝丝地笑:“我看到他们脸上,写满了金钱。”

    霍仲南说:“我没钱。”

    “小鱼公司的于小姐,是世界上最温柔善良的女孩儿。”

    “小鱼公司的于小姐,是世界上最温柔善良的女孩儿。”

    “小鱼公司的于小姐,是世界上最温柔善良的女孩儿。”

    那群人还在喊,一个比一个声音嘹亮,气壮山河。于休休满腔的火气,因为那个【温柔善良】的设定,居然发不出来。

    “真有你的,霍仲南。”

    她拽着他,拉开车门,“上车!”

    好霸道的女总裁。

    一群人看着老板被拖上车,笑容龟裂在脸上。

    这也太惨了吧?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追妻火葬场”?

    ……

    霍仲南不知道于休休要怎么收拾他,但万万没想到,她会带他去医院,检查身体。

    那个医生是于休休的高中同学,一个曾经暗恋过她的男生,年轻,高大,有点小帅。本来于休休打电话约他,还暗自高兴了一下,没有想到她会带着男人来。

    男人对来自情敌的“目光关怀”,一样会敏感。

    霍仲南很不愿意检查,但看到情敌眼里明显的嫉妒,酸里又有点甜。

    “我这点伤,不碍事的,你别担心。”

    “不碍事最好。”于休休笑眯眯地看他一眼,对同学说:“全身检查,哪里都不能放过。一定要确保他没事。”

    同学瞄了霍仲南一眼,语气有点酸,“你男朋友好像不是很情愿。”

    于休休笑,嘴角快裂到了耳根:“不会的。他只是害羞。”

    同学叹口气,“你对你男朋友真好。”

    于休休笑而不语。

    霍仲南总觉得她那个笑容,不安好心。

    果然,在检查身体无碍,手上的伤口又再次做了处理之后,于休休长长地松了口气,谢过同学,拿着检查单子,笑眯眯地拉着他走。

    “这下,我可以放心大胆的虐.待了。”

    同学大惊,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嘴巴张成“O”型,久久合不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