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58.第三五八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此为防盗章  葛磊在房门外面站了一会, 听到了房间里面传来了白珍珍和葛青山说话的声音, 葛青山似乎是说了什么,白珍珍娇嗔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 听到自己母亲那娇滴滴的声音葛磊大约也能明白自己父亲为什么宠了自己母亲一辈子。

    自己的母亲其实是个好人, 不过因为从小被娇养着长大,后来又被葛青山给宠到了心里面去, 她并没有那么多的心眼而已, 以她自己的认知来看,她对待孩子们倒也还算是可以。

    他摇了摇头, 也没有再继续想下去了, 转身去拿了盆添了热水, 洗漱干净了之后,葛磊便躺在了床上面, 没过一会儿的工夫他便陷入了梦乡之中。

    夏季里面的天气炎热, 即便是门窗全都打开着,也感觉不到太多的凉气儿。

    这一夜的时间葛磊睡得不太踏实, 他老是梦到上一辈子发生的那些事情,一夜醒醒睡睡,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少次, 这便也导致了第二天天亮起来的时候, 他整个人都有些头重脚轻的。

    农忙还没有结束, 所以大家都起来的很早, 葛磊也没有贪睡, 很早便跟着一起起来了。

    早餐是三姐葛淼做的, 因为下田的时候要出大力气干活,早餐的时候做的便是比较经饿的面条。

    像这种农忙的时候,他们家从来也不吝啬食物,用葛青山的话来说,只有吃饱了才能更好的干活,可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身体,要是图一时节省,身体若是亏损的话,想要补回来得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行。

    早上天刚蒙蒙亮,大家全都围在餐桌旁吃饭,不过白珍珍依旧没有出来,现在的时间还早,她仍旧在睡梦之中,估摸着等到早上九、十点才能起来。

    葛青山看着自己孩子都在,便开口说道:“你娘又有了孩子,这段时间你们要多干些活,不让你娘累着了,你们都晓得不?”

    当葛青山说出了白珍珍怀孕的消息之后,就像是在家里面扔下来个炸/弹似的,把这些孩子们都给弄蒙了。

    葛森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奇怪,他抬起头来看了葛青山一眼,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的,只是看着葛青山那喜气洋洋的样子,他最终又沉默了下去,只是淅沥呼噜地吃着面条,旁的话是啥也没说。

    葛焱虽然嘴上答应了,但是脸色仍旧有些不太好,他咕哝了一句什么话,声音不大,其他的人并没有听清楚,葛青山还想再问,葛焱便说道:“爹,我知道了,我们肯定不会让娘累着的,再说就算娘没怀孕,家里面的事儿她不是也不干么?”

    葛焱说的是实话,虽然有些不太中听,可是葛青山也不好说什么。

    葛垚和葛晶他们也纷纷表了态,到最后就只剩下了葛磊和葛淼两个人没有表态,葛青山的目光便落到了他们的身上。

    葛淼在知道自己母亲又怀孕的消息之后,脸色便一直有些不太好,葛青山见到她这样子之后,便问了一句:“淼淼你在想些什么?你娘怀孕了你难道不高兴吗?”

    葛淼抬头看了自己老爹一眼,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我有什么好高兴的?”

    葛淼其实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她长到这么大,早已经知道了自己老娘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们老娘是千金大小姐,从来也不会照顾旁人,就算是她好好的时候,都要他们来照顾,更别提现在她怀孕了,更是金贵的要命。

    原来大姐没出嫁的时候,自己老娘都是大姐一手伺候着的,然而现在大姐已经嫁了出去,成了别人家的人,葛森又是男孩,田里面的事情都得他张罗着,家里面的事儿也指不上他,也就是说白珍珍怀孕了以后,家里面所有的事都得落到她的头上,她自然不开心。

    然而心里面有再多的不开心,她却是一个字都不能说出来,自家老爹宠老娘宠的要命,那是当眼珠子一样看待着,他们这些孩子都得排边站,就算是他们说的是事实,说出来也只能找骂而已。

    葛淼悻悻地应了一声:“我晓得了。”

    葛青山沉浸在他又要做父亲的欣喜之中,倒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几个孩子的那些变化。

    其实重生之后的葛磊关于上辈子的事情都记得不太清楚了,所以上辈子知道了白珍珍怀孕之后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已经记不清楚了,现在看着葛淼他们的样子,葛磊对前世的事情又有了一些认知。

    看来家里面的这些孩子们对葛珍珍再次怀孕的事情都有些不大乐意,不过想来也是,白珍珍珍原本就娇气,怀孕了之后更是娇气的厉害,而葛青山在乡里面医院上班,家里面的大事小情他都帮不上忙,照顾白珍珍的事情自然要落到这些孩子们身上。

    家里面除了年幼的葛晶以及大大咧咧的葛垚之外,其他人对这个孩子的到来都没有抱什么期待,整个家里面唯一开心的人,大约也就只有葛青山。

    这顿早餐虽然丰盛,但是大家都吃得没滋没味的,吃过了早饭之后略微休息了一下,他们便张罗着东西到田里面去干活了。

    葛磊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今儿也要是下田去干活儿,他走了家里面的事儿都得葛晶来弄,葛磊看了看葛晶的手,见红肿已经消退了,便放下心来,自己和葛晶说了两句话之后便匆匆地离开了。

    像是葛磊这样年纪的,割稻子的事情自然是轮不到他来做的,他能做的就是将大人们割下来的稻子用秸秆搓成的绳子捆起来,然后抱到田埂上面去,放到那儿之后自然会有其他负责这一块的人将稻子给拉走。

    像是捆稻子的事情看着简单,实际上做着不容易,葛磊虽然每一次都捆的稻子都不算太多,可是忙了一会儿仍旧是有些受不了。

    干了没一会儿的功夫,汗水便不停地从额头上往下淌,,他头上戴着草帽,草帽遮得住日光,却挡不住温度,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跟水洗过的似的。

    葛磊的脚在水稻田里面泡了一上午,早已经白的发胀,疼痛一阵阵地从脚心处传来,可他却只能咬牙继续忍着。

    葛磊觉得自己得尽快适应这样子的生活,水稻一年两季,到了秋天还得要继续收水稻,现在距离他从村里面出去还有十来年的时间,早日适应了对他也有好处。

    真要忙碌起来的时候,时间就已经没了意义,一早上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等到收工的哨声吹响的时候,葛磊整个人已经是头重脚轻,完全提不起来力气。

    他整个人毫无形象地瘫软在田埂上,嘴里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都已经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要哪里顾着形象?干了这么一早上的活儿,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已经是不属于他自己的了。

    看到葛磊这个样子,葛森默默的走了过来,将手里面的塑料水壶递给了葛磊,葛磊朝着葛森笑了笑,接过水壶咕嘟咕嘟地喝了起来。

    塑料水壶里面的水放了一早上,被太阳晒得都已经有些发烫了,热乎乎的水灌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