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5.尾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24h, 50%  “原是添丁之喜,何故瞒着我呢?”出乎大郎意料的是, 崔清脸上并无不平之意, 反而埋怨他没有及时通知,倒让自己有种枉做小人的感觉, 苦笑道,“阿耶担心你还念着阿娘, 想了许久,也没敢说出口。”

    崔清轻叹一声,瞥了眼弹幕道, “人总得往前看的,一会儿我叫林妈妈备礼, 弟弟出生,我这做姐姐的,岂能没有表示?十七娘若是知道,该笑话我了。”

    大郎还能说什么,他时不时端详崔清的脸色, 见她没有丝毫不情愿, 心里直犯嘀咕, 去年父亲定亲刚传出, 饶是他都如鲠在喉, 在阿娘排位前跪了三天, 又和父亲长谈一夜, 成婚当日大醉而归, 好在继母挺好相处,弟弟出生后才慢慢接受这个事实。

    现在,连父亲另娶这个消息都不知道的崔清,猛然面对一箩筐意外,居然什么表示都没有……

    果然还是我们太亏待她了,大郎不由得深刻反省自己,阿娘去世时,十三娘未满五岁,自那以后便跟着爷爷奶奶长大,除了往来通信,述职回京见过几次,便再没有任何交集,父亲对她来说,想必就跟熟悉一点的陌生人差不多吧,一个陌生人娶妻生子,又与她有何关系呢。

    想到这里,大郎更是内疚,他突然站起来,从行囊里翻出一个小小的旧木箱,放在桌上,打开盖子,崔清伸头去看,“这是?”

    一箱子杂七杂八的东西,她虽好奇,却也没有直接伸手去拿,而是坐在月牙凳上,歪着脑袋,眼睛直往里钻。

    大郎从中拿出一个木头做的,好像许多长条木头互相嵌在一起的奇怪物件,历史小组一看登时说出来历,[孔明锁!又叫鲁班锁,是古代的一种玩具。]

    崔清恍然大悟,大致明白箱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了。

    大郎接着取出一面带手柄的小手鼓,两个胖泥人,彩绘有些细微的裂纹,两只红黄相间布老虎,两三根簪子,七八个泥塑的玩偶,其中一个还穿着精致的小裙子。

    “妹妹,这些都给你,”大郎不舍地摩挲着胖泥人,却依然坚定地推向崔清,笑道,“从前我小的时候,老问阿耶妹妹在哪里,每次阿耶都说,很快就能见到妹妹了,我把喜欢的玩具都攒下来,想着能和你一起玩,现在我们都长大了……”

    “阿兄,”崔清差点忍不住自己的眼泪,吓得大郎赶忙站起来,手足无策,“妹妹,你别哭啊,你放心,阿兄一定把你接回家,以后都不需要再哭了。”

    崔清鼻音浓重地“嗯”了一声,生出一股不明所以的内疚。

    他永远也不知道,他一直等着的妹妹,已经不是他的妹妹了。

    [别钻牛角尖,]陈仁敏感地觉察道,[有所得必有所失,你成为十三娘又不是你能选择的,不要为了不属于自己的过错怪罪自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