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轰炸姬爱你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01 轰炸姬爱你哟

    一场百人的炼狱逃杀,胜者才有资格生存,而弱者就只能任人宰割。从坐上航班的那一刻起,生死有命,成事在……

    天?

    “未记名玩家的战场”,他们都这么称呼这片没有法律的猎场。而未记名选择以战场之名称呼自己。

    按照[玩家]们的话说,他是一个程序。

    但他确确实实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能思考,会感觉到疼痛,不能在水中憋气太长时间。与[玩家]并没什么区别。

    未记名转了转手/枪,弹夹里仅剩十五发子弹,耳边是由远及近的引擎呼啸声。在旷野中无处躲藏也无从寻找补给。要节约这仅剩的弹药,哪怕只能给敌人留下点刮伤也不算亏本。他蹲下身,从背后摸出平底锅来。

    面前是跪伏在地上,单手紧捂伤口的[玩家],她额头冷汗一滴滴砸落,居然还能从发白的双唇中挤出清晰词句:“大哥,大哥——别杀我,这样,我身上就这几个绷带,给你了!咱要不聊聊天?”

    开局才不过一两分钟,未记名落地捡枪之后就对看见的第一个敌人紧追不舍,两人在旷野里进行了一场手/枪与拳头的较量,显而易见是未记名仗兵器之利胜了。

    “生死留一线,线下好见面嘛,”[玩家]还在喋喋不休地念叨放过她的好处,未记名却皱起了眉。在三级头的遮掩下,他本不该存在的面部表情被完全遮掩住。其实他真的不介意聊天的提议,却尤其反感听到这些明显其他人都明白,自己却完全不懂的话。

    他曾经与无数倒地的玩家进行过对话,有人破口大骂,一串串脏字像不要钱似的全冠到他头上,也有佛系青年选择随心唠嗑,无意间透露给他许多消息。

    无限地于一场场百人厮杀中轮回,其实并不是所有人的命运。这只是一场残酷的游戏,而在游戏之外,存在着一个“现实世界”,那里的人不需要为了枪支弹药、医疗物资抢来夺去,也不需要把生存作为唯一的目标。

    未记名不是很明白,那样的世界——就算存在着,为什么还会有人自愿投身到战场中来,进行无意义的杀戮和被杀戮?

    思绪又飘远了。他干脆利落地挥动平底锅,看眼前的玩家倒下,原地留下一个木盒子。可还没来得及翻看盒子里有什么东西,耳边就是一声巨响。

    哪怕有三级头的保护,未记名还是条件反射地闭紧了眼睛,任由炸开的土块飞溅到他身上,从耳膜开始到整个头部都开始剧烈地疼痛,还有熟悉的火/药味道,连眼睑都无法遮住的耀眼火光、就像是眼前也盈满了鲜血一样艳红。

    只是一瞬间,眼前就完全黑下去了,只剩下尖利的、径直在脑中回响着的耳鸣。

    轰炸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这次真的大意了,没想到竟然这样倒霉——未记名想要抱住头尖叫,声嘶力竭地,如果能盖住这该死的耳鸣,怎么都好。

    他也真的伸出手去,试图这么做了。意料之外,手掌紧紧按住的却是冰凉的金属触感。

    三级头还在?这不是……出生岛?

    也对,如果回到出生岛,所有伤都应该愈合刷新才对。反观自己,不仅疼痛没有消褪的迹象,身上装备,包括手/枪和平底锅也没有消失。

    极度的震惊似乎真缓解了疼痛,耳鸣也有所减轻。未记名强迫自己睁开眼睛。

    仅仅是透过三级头的缝隙的微光就让他感觉极度头晕恶心,但瞥见左右两边明显气氛紧绷、立场相对的两队人,未记名的心中警铃大作,立刻放弃了闭目休息的冲动。

    这似乎是个废弃的实验室,满地都是碎玻璃、打翻的试剂,灯光失去了稳定的电源,挣扎着一明一灭。

    “你是谁?”右面一队人中为首的,穿着红白蓝三色紧身制服,手持盾牌的人问道,神情格外严肃。

    什么时候有人穿这样鲜艳的衣服来绝地岛了?盾牌也从未见过。未记名眨眨眼睛,试图将疼痛、混沌、与微弱而持续的嗡鸣一同甩出脑海。他伸手摸上腰间的手/枪。

    没人会在对面倒地之前这样堪称和平地问话。

    和平?

    未记名心中忽然闪过一个模糊的猜测,就只是这么一点可能性,就让他的心脏猛然跳动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猛烈,哪怕是听到楼下的脚步声,或是看见近在咫尺的空投箱时都没有!

    这就是“现实世界”吗?伤口不会自动愈合,不需要由一百人拼杀至最后一人的世界?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