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0.第 110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支付宝首页搜索“9495827”领红包, 花一分钱即可支持正版  沈图南蹙眉, 板着脸道:“今日之事我便不同陈小姐计较,也请陈二小姐日后注意自己的言行, 我沈家中家风, 若是陈二小姐适应不了,大可以同大婶言明不住沈家, 想必大婶不会不让陈二小姐一家离开。”

    沈图南明晃晃赶人的话,使得陈双儿神经蹭的一下绷紧,怖色充容。她求助似的看向沈安福, 希望她能够帮自己说几句话。

    耿氏作为嫡妻,本就不乐意玉姨娘一个妾室,带着寡姐、侄女住在沈家。沈府下人明面上唤陈王氏陈夫人,唤陈珊儿、陈双儿陈小姐。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耿家小姐对沈家而言,那才是正正经经的表小姐。怕就怕有谁不长眼唤玉姨娘两个侄女‘表小姐’, 那是将耿氏的脸面往地上踩。

    沈安福歉然道:“三哥……”沈安福对于陈双儿捅了篓子,却还让她来收拾, 早已怒火中烧,但却只能强自忍耐。毕竟在她看来, 玉姨娘重视陈双儿她们, 若让玉姨娘知晓她在场还让陈双儿被赶出府, 少不得听玉姨娘一阵唠叨。

    “九妹妹无需多言。”沈图南打断沈安福说话, 不论是谁伤害了他妹妹, 他对付起来都绝对不会存任何心软, “想必九妹妹不能替大婶做主,有时间在这儿磨磨蹭蹭浪费时间,还不如看看江宁府哪个地段房屋合适。”

    陈双儿脸色苍白,咬着嘴唇,俯首认错,只希望能够得阿宝原谅,此事就此揭过,“是双儿行事莽撞,不会思前顾后,双儿在此向宝小姐道歉,还请宝小姐见谅。”

    阿宝说得干脆,“我不原谅。”若是没陈双儿行礼一事,阿宝或许还会看在沈安福的面子上算了,但是陈双儿的事情太过出格,阿宝自个儿都看不下去。阿宝扯了扯沈图南的手指,想赶快离开这里,不想见到她们。

    沈图南垂眸看向阿宝,眉眼间不由展开一抹温柔,弯腰抱起阿宝离开。阿宝锢着沈图南的脖子,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视线正好与姜堰相齐,她冲着姜堰露齿假笑,“表哥今日算见着了,阿宝可也是有脾性的人,往日表哥再敢欺负阿宝,阿宝也会这般对表哥,哥哥会帮阿宝对不对?”

    “对。”沈图南毫不犹豫地道,“没人敢欺负我家阿宝。”

    阿宝又颔首,附和着沈图南。她之前嘴里说着让步了,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恼姜堰偷偷换桌椅的事情。

    姜堰挑眉,眼底的浓墨化开,漾出层层笑意,“早就换回来了,只是近来几日你都不曾过去,可让我好等。”

    阿宝身子一顿,不明白原是她找姜堰麻烦,最后怎地却成了她的错。

    等到沈图南一行人转身离开,陈双儿才低头一看。她的手并未擦破皮,只是因为压着细沙而出现些许红印子。但即便如此,她仍是恶狠狠地瞪着阿宝离去的方向,想把视线变成刀子,一刀一刀戳在阿宝身上。

    等到再也瞧不见阿宝的身影,陈双儿开始用力地拧着金儿的手臂,“你为什么不扶住我!让我摔到地上!”

    金儿垂着头默默忍受,甚至连痛都不敢喊一声,任由陈双儿发着脾气,若是陈双儿一直带着气,她的日子一直就不能好过。

    陈双儿拧得久手泛酸,甩了甩手腕,厉声道:“回去!”

    今日这场闹剧不大不小,却涉及了府中好几位小主子,免不得传到沈老夫人耳中。

    沈老夫人先是命人唤来管水沁湖的小厮,再命人同玉姨娘传了话,让她尽早将自家寡姐安排出去。先前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总不能因为个外人让自己孙子孙女吃亏。至于沈老夫人怎地不通知耿氏,若耿氏得了她的命令,只怕陈王氏以及她两个女儿在沈府待不到今日晚上,沈老夫人倒是未曾想过将事情做得太绝。

    那小厮被沈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亦双领着前往萱草堂,一路忐忑,生怕沈老夫人因为水沁湖的事情降罪于他。

    玉姨娘那里接到消息时,沈安福恰在她房里。玉姨娘笑着应答,亲自将传消息的人好生送出弄玉阁。

    “娘亲,这下可怎么是好?”沈安福仰头,担忧地看向回房间的玉姨娘。

    玉姨娘一笑,眉眼间顿生万种风情,“老夫人都发话了,我阻止不了,只能让她们离开。”

    “可是……”

    沈安福欲言又止,她以为玉姨娘会好生维护陈王氏,甚至可能让她找阿宝去老夫人那边求情。

    “安福在担忧什么?”玉姨娘整好以暇地问沈安福。

    玉姨娘见她不开口,又道:“倘若陈双儿今日未曾来找你,挑拨你与八小姐的关系,这事压根不会发生,说到底还是她自找的。姨娘并非一定得护着她们,但有些东西必须要做给旁人看才行。就如同你与哥哥姐姐们,你不仅得敬着让着他们,还得敬得让得心甘情愿。这处让一让,必定会在那处回来。”

    玉姨娘见沈安福额前落下一丝碎发,细心地替她拢好。心想着:若这辈子不能当上正妻,有这么个女儿算了。届时,替安福求个平常人家,嫁出去做正头妻子。

    沈安福沉吟不语,良久才重新抬头,“我暂且记着。”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明明她从姨娘话中读懂另一层意思,可一细想便发觉什么都没有。

    玉姨娘忽听外头有吵闹声传来,眸子一沉,是丫鬟替她报信沈原木来了,她冲着沈安福使了使眼色,“你说说你怎么不劝劝你双儿,让她冲撞了八小姐,这下可好了,全都得离开,你叫她们在外头日后过活?”虽听起来是责骂,但玉姨娘声音娇柔,甫一入耳,身子便先酥三段。

    沈安福自玉姨娘使眼色时,便使劲鼓着眼睛憋气,最后憋得眼角通红,活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见到沈原木福了福身,抹着眼角跑出去。每次在姨娘这般说她,父亲便会多心疼她一些,沈安福乐得配合玉姨娘。

    沈原木着鸦青色万字穿兰团花茧绸直裰,一身儒雅打扮,但可能年纪毕竟已四十有余,身材还是微微有些发福。

    他瞧了一眼沈安福离开的方向,才道:“方才,我听见你在训斥阿福,可是她惹你生气了?”

    姨娘没有教导孩子的权利,更何况打骂孩子,偏偏玉姨娘有手段训斥完沈安福,还能让沈原木心疼她是否生气。

    玉姨娘缓缓摇头,“老爷,你说这家务事当真惹人烦,难怪都说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姐姐一人带两个孩子千里迢迢赶往江宁府,我怎么能丢下她们不管?”

    沈原木替玉姨娘擦拭眼泪,一想到,她原可以寻个好人家,做正头娘子,心中便酸酸地心疼。可是此刻让他放手他又做不到,只能劝慰玉姨娘道:“陈王氏一向待你苛刻,你还能不计前嫌的接纳她,已经算得上仁至义尽,不要再内疚了。”

    玉姨娘一味地摇头低声哭泣,连看一眼沈原木都不肯。

    沈原木暗自叹气,轻拍玉姨娘的背哄着她,终是承认,“其实前因后果我早已明白,但是在你面前提及此事怕你伤心,今日便正式对你说了,嫁给我做妾委屈你了。”

    女人的眼泪确实是个好用的法宝,玉姨娘瞅着沈原木又是心疼又是小心翼翼的待她,当下破涕为笑扑入沈原木怀中,“玉儿让老爷担忧,真是有罪。”

    沈原木脸上止不住扬着笑,揽住玉姨娘,“这下可开心了?你放心,这辈子我最不可能辜负的人是你。”

    当年沈原木在徐州任职,身边无人,恰好玉姨娘被陈王氏送来给他做妾,他想也没想的收了下来。直到陈王氏来江宁府,沈原木才知当年玉姨娘是被姐姐胁迫才跟了他,按照当时陈家家底,玉姨娘根本没有必要给人做小。沈原木心中对玉姨娘愧疚万分,但同时他也总认为玉姨娘跟他是心不甘情不愿,怕玉姨娘因此记恨他。

    玉姨娘缩在沈原木的怀里,抬眸深情款款的诉说着自己的心意,“玉儿并不后悔,甚至感谢姐姐,因为玉儿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嫁给老爷。”

    此次玉姨娘的目地就是为了逼沈原木说这番话,她不仅要让沈原木懂得她的委屈与隐忍,还要借此顺便她表明自己的心迹,直白地告诉沈原木,这么些年来她是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若是两人之间一直不挑明,就一直会有一层隔阂。怕就怕某一日这层隔阂,会成为她与沈原木闹变扭的起因。

    入夜时分,两小厮正一前一后站在水中,借着微弱的月光捕捞着死去的鱼。

    前头的小厮捞起一网子鱼,笑嘻嘻地伸到后面小厮眼前,“这些用来观赏的鱼又不能吃,真死了就像这样,拿网子捞起来丢掉。是不是有些像没用的人直接丢到乱葬岗?”

    那小厮不满他前面的小厮插科打诨,拿着渔网拍了下他,催促道:“你动作麻利些,别等到时候水里还浮着死鱼。”

    “我说,不过就是个表少爷吩咐你做事,你也忒听他话了吧?”捞起鱼不放到岸边的小厮道。

    “呸!”那小厮登时白了一眼,手下地活不停,“想不想要银子了,要想要赶紧干活,有银子收还磨磨唧唧的。”

    他们正边闲聊边干活,不知隔着几棵柳树的地方,站有一拿着网子与桶子的小厮,正是先头被沈老夫人唤去萱草堂的小厮。

    他见有人在捞死鱼,便没有出声打搅,拿着东西又往回走。心下思忖:老夫人命他晚上捞起死鱼处理好,是怕宝小姐因得知鱼没有救活而内疚。但却让表少爷安排的人抢了先,他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向老夫人禀报此事。

    刚一步入葡萄架下,一阵凉意袭来,阿宝感到整个人无比舒爽惬意。顿时,忘记自己来扶云院的目地。

    直到阿宝听见小葫焦急的呼喊声,在她身后响起,这才猛的回过神,之前她刚出祖母的萱草堂,小葫就想哄着她回世安院待着,她这才急急忙忙跑起来,将小葫甩在后面。

    阿宝脚步急促,‘砰’的一声扑倒在地,赶忙爬起来时,还不忘紧张兮兮地往后头瞧了一眼。发现小葫还没追上来,阿宝爬起来又想跑,这一次连动都未动,便屁股着地仰天一跤,摔得结结实实。

    摔倒时,阿宝仰面朝天,虽动了好几下,但还是未能成功站起来,不过她素素净净的小脸上不见任何哭闹,甚至仍旧挂着未摔之时的笑意。

    小葫见阿宝摔了一次又一次,只觉得心惊肉跳,不顾礼仪迈着大步,用尽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阿宝的身边,不停地哀嚎着:“我的小姐哟,您慢点行不行?奴婢又不是豺狼虎豹,不会吃了您的。”

    阿宝不满地推了推小葫,平日里都不见她有这么能说会道,糯糯的道:“你不愿领我来扶云院,我便只好自己来,你快些松开我。”

    小葫的脑袋摇得似拨浪鼓,她哪里敢松开阿宝,只怕她一松开,阿宝立马就能跑起来,“奴婢哪里是不愿带小姐过来,是说咱们先回世安院一趟。”

    “回了世安院,我还能够出来吗?”拿骗三岁小儿的话来骗她,真当她傻啊,她今年五岁了,不是三岁。

    院里的一主一仆争执不下,吵到正独自待在书房的姜堰,姜堰双眉拧到一起,“墨笙,去看看谁在外头,赶出去。”墨笙一直跟着姜堰,对他唯命是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