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0.王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嗨~小可爱你没到百分之七十哦,所以这是防盗章  Giotto手忙脚乱地将自己模拟出来的幻术收起, 然而房间里的冷气依然在坚定不移的蔓延开来。

    “糟了!界限一时没有控制住, 模拟的大空之炎往零地点突破的方向运动了……”

    “零地点突破?!”

    纲吉瞳孔紧缩,他看着已经冰封一半的房间欲哭无泪:“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咳。”

    “我的灵魂属于彭格列的大空戒指,铭刻在指环里的时间也由大空之炎呈现。因此灵魂状态的我是大空之炎的特殊形态, 使用的力量也只是最纯正的大空之炎的力量……”

    幽灵爷爷乖巧地将怀里的小狮子放在孙子的头顶上, 在他手里出现的的大空之炎被挥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开始解冻房间里的各种冰块。

    快速将房间里的冰块融化, 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样子的Giotto缱绻微笑:“所以我忘了我现在的幻术带上了零地点突破的负极效果。”

    “……”

    彭格列十代目一脸冷漠:“所以这就是你说的无数可能吗?”

    Giotto被自家可爱软萌的小孙子的吐槽哽住,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

    “Decimo……”

    黑心兔子祖宗正准备对可爱的小孙子发出可怜攻势, 什么嘤击长空, 泫然预泣, 可怜兮兮等等三十六计, Giotto早已是信手拈来。

    然而,

    铛——

    被Giotto用幻术幻化出来的彭格列齿轮从半融的冰块上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恩?这是什么?”

    Giotto睁大了眼睛,紧张道:“别!”

    纲吉将假的彭格列齿轮捡起,银色的精铁光泽让齿轮上的字迹鲜明清楚,最少在Giotto看来,非常清楚。

    糟了!

    被喻为彭格列史上最强的首领, 同时也是创立了彭格列的Vogonla Giotto从出生到死后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心虚紧张过。橙色死气之炎在纲吉手里的假戒指上忽的燃起, 房间里的大空之炎也猛然膨胀将解冻后的水汽蒸发, 随后, 随着金发男人身形的消失, 大空之炎全部都收缩进少年手上的齿轮里, 不留丝毫痕迹。

    Giotto动作很快,纲吉还没有来得及认清楚假戒指上的字迹,戒指就已经消失。

    “Decomo,很晚了,先睡吧晚安!”Giotto只留下一句晚安就毫无底气地回到齿轮里。

    这充满着力量的同时又非常温柔的大空之炎在房间里消失,带走了零地点突破冷意和解冻后的水汽,房间里只余下阳光一般的温暖。

    “呜呜!”

    脑袋上的小狮子跳到主人瘦小的肩膀上蹭蹭纲吉的脸颊,嘴里时不时地发出呜呜的呜咽声,细声细气的又让人怜爱。

    眨眼间,房间里就只剩下自己和纳兹在了。

    “不愧是连Reborn都赞不绝口的一世,果然还是是利落又神秘啊……”

    纲吉感叹着钻进被子里,暖烘烘的纯色被子上还带着阳光的味道,少年盖上被子闭眼:“晚安,纳兹。”

    小狮子窝在少年的脖子处蜷成一团,小尾巴在纲吉的脸上扫了两下回应着:“嗷呜……”

    ……

    从毛利小五郎家里出来的黑色人形步履轻盈,不紧不慢地来到楼下的咖啡馆里,明黄色的灯光将人影照亮,青年的面貌出现在灯光下。

    “怎么样?是组织要找的戒指吗?”

    一头黑色长发的清秀女性在收银台前优雅地坐着,女人头也不抬地问道。

    青年也就是代号为波本的安室透想起那戒指上的“废材纲”就神色复杂,摇摇头:“不,只是一个普通的戒指罢了。”

    “不奇怪。”

    女人抬头,看着安室透走进后厨将白色的手套和浸透□□的手帕用洗洁精洗净,眼神在男人慢条斯理的手上定住:“毕竟是黑暗世界里顶级权利的象征,不太可能会在这么一个普通的少年手上。”

    “黑暗世界里的顶级权力?”

    安室透心里一动,神色如常地询问:“这是什么意思。”

    贝尔摩德趴在收银台上懒懒地说道:“组织在日本的势力看起来很强大,但其实却并非如此。日本的里世界势力错综复杂,因为法律曝光在阳光下的山口组,因为固守港口不对外扩张所以暂时没有敌对势力的港口势力,还有一些历史悠久,行踪诡秘的黑暗势力都在日本或盘踞或潜伏着。”

    “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个国家里,都有一个如此浑浊危险的里世界深潭,大大小小,明明暗暗的势力盘踞着自己的地盘,就算是争夺资源势力,也仅仅只是小心翼翼地在底线边缘试探。”

    贝尔摩德玩/弄着自己变装后的黑色长发,眼神迷离叹息着:“这个底线,就是里世界的顶级权力制定的。”

    “这些势力这么听话的吗?”

    安室透发现他好像知道了一个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心脏仿佛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一样,紧张又恐慌。他接着洗手帕手套的动作掩饰住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脸色却还是有了些许变化。

    贝尔摩德也不在乎青年变化的脸色,她在意大利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情绪比波本更加剧烈。

    她接着说道:“组织之前一直在日本发展,从来没有与山口组他们有任何直接接触。因为山口组对组织这种在暗处发现的势力不屑一顾,所以组织也从来不知道,里世界里会有一个权力顶峰的存在……”

    贝尔摩德的回忆来到了她刚刚结束了与琴酒一起,暗杀兮钛能源集团的执行总裁半次郎木寺任务以后,他们接到了boss的消息。

    日本的里世界势力里,除了固步自封的港口势力以外,其他势力全部不约而同地突然都派出了各自的干部前往意大利,同时他们在其他国家的分部都也传来消息,一些他们所知道的里世界势力也都派出了干部前去意大利。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严肃事情,boss下达命令让他们去意大利调查清楚。

    这一去,贝尔摩德,朗姆和琴酒都见识到了了一个他们从来都不曾见过的里世界。无论在他们自己的国家交情有多么的恶劣,关系甚至是人尽皆知交恶的势力在意大利这片土地上,都相处得非常融洽。

    里世界之所以叫做里世界,就是因为它是处在黑暗之中,不能见光的存在。然而,在意大利,穿着黑西服带着黑墨镜,腰部別着各种枪/支的黑暗势力成员们都大摇大摆地在街上晃悠,普通民众和里世界成员们也都和谐相处。

    贝尔摩德甚至他们察觉到,大部分外来的里世界成员们都对意大利的本地居民都有一种隐晦的畏惧。

    贝尔摩德想在本地居民身上套话,一向无往不利的她在意大利这里碰到了铁板,缄默法则在这片被称为黑手党大本营的土地上根深蒂固,在意大利本地居民的骨血中不住流淌,他们什么也套不出来。

    他们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不说,还引起了本地居民们的警惕。

    无奈之下,他们走进了只有杀手存在的一间酒吧。

    这间充满着系部牛仔风格的酒吧里看似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实则所有人的动作都是一种下一秒就可以进入战斗状态的架势,各种武器或明或暗地在人们身上安放着,在欢快的音乐声下是紧张的硝烟杀意在蜿蜒。

    要不是经过了他们的多方观察,知道意大利这里的里世界成员们聚集的场所都是这样的氛围,他们甚至都以为这里将会发生一场激烈的火/拼。

    因为酒吧里的人们都是里世界的成员,一些在意大利本地居民心里必须保持着缄默法则的传言在酒吧里被纷纷议论。

    ——里世界的权利巅峰家族Vogonla,其十代首领的戒指里有着可以命令里世界所有势力的力量。

    ——新继任的首领与其祖先,创立了Vogonla的一代首领的力量一样强大,参加了继承仪式的顶尖势力大佬回来后依然选择继续效忠,不再搞事情。

    ——这一任的首领比九代更加威严,那双金红色的眼睛甚至可以看透一切虚妄谎言!

    ——新任首领听说只有十四五岁,但气势威严却直逼甚至是超过九代,我那个有幸参加了继承仪式的表哥的妻子的父亲说,新首领只是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就足以让你腿软跪下!

    ——十代目是名副其实,不容争辩的里世界新任教父。

    ——Vogonla在教父的带领下,最少还会外辉煌百年,听说不仅是那个最强杀手Reborn加入了Vogonla成为门外顾问,连复仇者监狱方面都看在新首领的面子上主动递来了橄榄枝。

    ——……

    在这个杀手酒吧里收集着信息的贝尔摩德他们,每天都被刷新着世界观,他们对世界里所有黑暗势力的认知就从这些流言八卦中获取。

    可他们三人都不是人云亦云的蠢人,在得知了意大利存在一个里世界权力鼎峰的势力后,他们决定去那个统治了全世界里世界的Vogonla家族再详细调查一番。

    然而,还没有等他们动身,那个传言中的最强杀手Reborn就来到了这个酒吧。

    被贝尔摩德糊了一层面具,连爹妈都不会把他认出来的安室透眼角抽搐,还想挣扎:“对不起,我不是什么安室透,你认错了。”

    少年疑惑歪头:“诶?你就是安室先生啊,明明是同一个人,怎么会认错?”

    安室透:“……”

    “哦!安室先生你也是想进来玩吗?”

    纲吉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道:“我记得这个游乐园的年龄限制是十四岁到十八岁之内,那你是偷偷溜进来的吗?”

    “……啊,恩。”

    安室透放弃挣扎了,马甲都被扒干净的公安卧底自暴自弃地说:“对,我就是想进来玩,谁叫这个游乐园还有年龄限制,所以我就乔装进来了。”

    “乔装?”

    你这是认真地在乔装?一眼就看出来了好吗。

    年少的首领上下打量了安室透,他眼中的怀疑深深刺痛了安室透脆弱的心脏,在黑衣组织中以绝佳的观察力和冷静闻名的波本(安室透)无奈捂头。

    “沢田君,你是怎么认出来的?要知道大门的那些工作人员一点都没有看出来。”

    “怎么认出来的?”

    十代目一脸理所当然:“就这样看出来的啊,一看到安室先生你就有种「啊,是安室先生」的感觉。”

    “……”

    贝尔摩德,这就是你们这种人的天敌吧?

    安室透又问:“我记得沢田君你是和毛利小姐她们一起来的,怎么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了?”

    “刚刚这里有巡游表演,人流太大了所以……”

    “那沢田君你带了手机吗?给她们打电话看看吧。”

    安室透心里略有急促,自己现在正在与琴酒,贝尔摩德他们一起潜入这里调查云雀财阀和那个被刻着Vogonla的戒指的事情,任务期间他接触的熟人越少越好,他也不能轻易地出现在毛利兰他们面前。

    所以他现在只能间接地帮助纲吉,给他出主意。

    “手机……”

    纲吉摸摸自己身上的口袋,干干净净,惊恐失色:“我的手机!好像不见了!!”

    “沢田君,你相信我吗?”安室透定定地看着纲吉。

    “恩,恩。相信。”

    “那么……”

    轰——!!

    乐园的东边突然传来了剧烈的响声,打断了安室透的话。

    “什——”

    纲吉转头,就看到紫色和深蓝色火焰窜上天际,在碧空如洗的天空中迸出飞溅的形状。

    下一秒,乐园里有无数的深蓝色火焰冲天而起,诡秘莫测的雾属性火焰包裹住整个乐园,天空上的还在激烈冲突的火焰被掩盖,在所有普通人的眼里,在天上流窜的火焰只是一束束美妙绚烂的烟花。

    “烟花?”

    安室透收回看向天空的视线:“刚刚的动静有点大,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

    少年怔愣地看着「烟花」绽放的地方,构造幻术的幻术师看来很有想法,幻术师知晓白天的烟花效果肯定没有晚上好,于是在普通人眼里,现在在天际一朵一朵绽开的「烟花」中还带着五颜六色的彩带和气球。

    然而纲吉少年只看到,两种属性的死气之炎正在疯狂展现着自己。

    这是狮与虎的争斗,是凤梨与麻雀的激情碰撞(划掉)。

    云雾之战在远处高耸的建筑上进行,那比拆迁队更猛的动静以纲吉肉眼可见的程度,将那个在地图被标志为风纪的建筑快速破坏。

    彭格列的十代目在这一刻回忆起了继承晚宴时,在彭格列庄园被财政部长抱腿痛哭的事情。

    打架=破坏=出钱=财政赤字=Reborn觉得教育不够=爱的铁锤!

    !!!

    纲吉慌张地对安室透扔下了一句“我找到他们了”,随即拔腿跑向远处的风纪建筑。

    求求你们了!轻一点啊啊啊!

    安室透本想追去仔细询问,却在此时接到了来自琴酒的通讯让他去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